361生活网

首页 > 要闻

投身大自然的怀抱 四明山夏末寻花

发布时间:2019-08-08 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陈微竹0371

因此,平时只要稍得空闲,我就常往四明山里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漫步于那些群山之中的无数的古道、古村、峡谷与溪流,用相机记录那里的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野生动植物,亲近这些不会说话的有灵万物,与它们为友,实为人生一大乐事。

8月初的周末,我接连两天去四明山,拍摄了一些当季野花。这个时节,说夏末恐怕有点偏早,最多只能算“盛夏之末”,天气太热,野花并不多,但少数盛开的那几种,就显得弥足珍贵。

处于夏季伏旱缺水期的清源溪 本文图均为 张海华 摄

夏日野牡丹

去年开始,我热衷于拍摄野果,知道有一种名叫“地菍(音同“聂”)”的野果味道不错。我虽然拍过它的花与果,但由于那时候不知道这种果实可以吃,因此没有品尝过。后来看到花友孙小美在一篇文章里说:“(地菍)红到发黑的果子,摘一个,汁水把手指头染成了红色。吃一口,酸酸甜甜的,忍不住一边摘一边吃。”那时方知,这贴地而生的不起眼的果实竟然是美味,可惜知道的时候已然是深秋,地菍的果期老早过了。

今年8月初,便又牵挂起它了。于是在周末立即出发,来到属于四明山东边门户的龙观乡。当地的清源溪是一条有名的溪流,曲折幽深,原生态环境十分优良,我常去那里拍照。那天,我刚进入溪畔道路没多久,就见左边的山脚有好大一片地菍的花,而且每隔一小段距离就又是一片。赶紧就近停车,拿出相机奔了过去。

成片的地菍

这真的是一种花叶俱美的植物啊,虽然低矮如地被植物,但众多植株密集生长在一起,犹如一方绿色的地毯:“地毯”的主要部分是呈卵形或椭圆形的绿叶,叶对生,摸上去柔软如纸,叶丛中盛开着粉紫的花朵仿佛绣在毯上。蹲下来,仔细看,地菍的花的雄蕊十分奇特,有长有短,长的雄蕊前端弯曲且略膨胀,呈镰刀状。

不过,企图这次一尝果实风味的我失望了。因为,虽然已经结了不少果,但这些犹如极小的流星锤的果实还是鲜绿色,离成熟还差一段时间。因为,这小小的圆球形的浆果,刚开始是绿色的,随着成熟度的增加,慢慢变成红色、深紫色与黑色,有时不同颜色的果子长在一块儿,尤为好看。

地菍是一种属于野牡丹科的亚灌木,在长江以南广为分布。虽然名为野牡丹,但与牡丹并无关系,后者是属于芍药科的。

溪畔彼岸花

带着一点遗憾离开地菍,直奔清源溪的上游,那里有一块岩壁,其石缝间长着一种颇有仙气的植物——吊石苣苔,想必也已经开花了。我已有两三年没来看这种花了,也有点挂念。

那块岩壁位于溪流对岸,我一到那里,就看到岩壁下的溪畔灌木丛里金黄一片,不用说,那些是正在盛开的中国石蒜,我以前拍过好多次。停好车,换上雨靴,正想涉水过溪流,咦,右手边竹林中怎么有一片开白花的石蒜?顿时心里一阵砰砰跳,暗想:某非今天撞了大运,见到传说中的珍稀的乳白石蒜了?记得前几年,宁波的博物大神、植物专家林海伦老师正是在龙观乡发现了这种稀有而美丽的植物。

江苏石蒜

我顿时忘了吊石苣苔,赶紧走入竹林,仔细端详那种石蒜。只见其花色纯白,不像以前拍过的稻草石蒜那样白中偏黄,亦无其他颜色的条纹;其花丝很长,伸出于花朵之外,每一枚雄蕊的顶端举着黄色的花药,十分显著。我当时不能确认这到底是哪一种石蒜,后来回家查阅林海伦的文章方知,这种石蒜名为江苏石蒜,而非乳白石蒜——两者的花的区别其实很明显,前者花瓣纯白,而后者的花朵的背面可见显著的红色中脉。虽然没有拍到乳白石蒜,但毕竟还是见到了一种以前没见过的石蒜科野花,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7月至9月,是石蒜科野花盛开的季节。石蒜,因有叶时无花,开花时无叶,花与叶永不相见,故有“彼岸花”之称。据林海伦的调查,在宁波的野外至少分布有8种石蒜,目前除乳白石蒜与短蕊石蒜之外,其他6种我都已拍到了。8种石蒜中,最常见的自然是石蒜这“科长”大人本身了,因其开红花,故俗称红花石蒜。

当日,拍完溪畔的一白一黄两种石蒜,走到熟悉的岩壁下,略一搜索,果然看到了吊石苣苔的花,可惜盛开的只有一朵,还有若干朵尚为花苞。吊石苣苔是属于苦苣苔科的野花,植株为常绿小灌木,附生于阴湿的岩壁或古树上。花冠为长漏斗状,呈淡淡的蓝紫色,清秀可人。

吊石苣苔

寻花副产品

在闷热的岩壁下拍完吊石苣苔,早已浑身被汗水湿透。下到溪流中,将相机搁一旁,迫不及待捧起清凉的溪水泼在脸上,然后坐下来休息。忽然,我看到了什么,大吃一惊,赶紧又站了起来。

原来,在身边的小树枝上,居然有只僵毙的刚羽化(指刚完成“金蝉脱壳”,变为成虫)的蝉,虽说是死了,可并不是跌在地面,而是依旧抱着那根细树枝,身上有很多白色物质——就像涂着石膏的凝固的活体雕像,处处透着诡异。我当即用手机拍了照片并发在朋友圈,很多人看了后惊呼:这是怎么啦,是这只蝉热得口吐白沫而亡吗?我真是哭笑不得。

被真菌感染的蝉

发生在蝉的身上的这种现象,本来并不奇怪,实际上,它就是不幸被真菌感染(就跟冬虫夏草是一个道理)而死亡了。这种现象常发生在潮湿闷热的季节。但以前,我所见到的,首先是长于地面的白色的真菌,然后要用刀挖出真菌下面的泥土,才会看到被感染的蝉蛹——此即俗称的“金蝉花”,民间传说其有滋补作用,但我最近看到报道,说有人吃了二三十个“金蝉花”后中毒了。蝉未及出壳,就在地底下被菌丝感染了,这很好理解。可我眼前所见的,却是一只刚刚完成了羽化过程,很快可以振翅高飞的蝉,那么,它是什么时候被真菌所感染并在短时间内致死的呢?我弄不明白。

清源溪之旅结束后,才隔了一天,我又上四明山了。这次是带女儿一起去的,去走一条常人所不知的隐秘古道,它离著名的雪窦寺不远,就在三隐潭景区对面,古道下面就是很深的峡谷。那天又拍到了一种属于野牡丹科的野花,其花蕊的特征跟地菍十分相似。就此请教过朋友,也翻过野花图鉴,但还是不敢确认具体的种是什么,感觉最接近的是“肥肉草”——没错,这正是一种野花的名字。

正在吞食的铜蜓蜥

后来,还拍到了醉鱼草、马兰、鸭跖草等常见夏季野花,且略过不提,因为我觉得这些不如拍花的“副产品”来得有趣。那天,女儿走在我身边,忽然喊了一声:看,一条蜥蜴!我一看,原来是一条铜蜓蜥,它躲在阴暗的石头旁边,正努力吞食着什么——貌似是一种大型昆虫,因为可以看到虫子的长而粗壮的后足。铜蜓蜥是十分常见的蜥蜴,但其捕食场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由于古道下临深谷,因此一路走来见到了很多蜻蜓与豆娘,它们就喜欢这种靠近溪流、草木茂盛的环境。我不认识蜻蜓,但还是认真拍了下来,回家发给熟悉蜻蜓的一位上海友人看,请他帮我鉴定蜻蜓的名字。在拍摄的时候,女儿一直在旁边仔细观察,喜欢水彩绘画的她不时发出惊叹:蜻蜓的色彩太美了,简直难以描述!

异色灰蜻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刘星妍_liuxingyan

相关阅读

咱们对“肾”这个器官都不生疏,特别是前些年十分受重视的“卖肾买手机”事情,更是提高了人类对肾脏的重视度。虽然人体有两个肾...

2019-08-08

从古至今,老祖宗留下了许多妇孺皆知的俗话,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许多俗话不管是在古时候,仍是现在,它所说的道理...

2019-08-08

------每天晚上 · 一同看兴趣科学------假如我不说,你们大约很难想到下面这一重黑影在空中随意改换造型的局面其实是一群鸟儿飞...

2019-08-08

推荐资讯
阅读排行
艺术博物馆 | 美术展览 | 文创 | 公共教育 | 归纳服务
我们都知道韩国爱豆市场竞争有多大,很多人出道多年却
南宋祥兴二年(一二七九),宋朝戎行兵败崖山,左丞相
文/玉浊清亲人离世后,有些人体现出反常的“冷酷”,
日本的一家TWIN赛车场,常常有许多猫咪出没。时刻长了
1.你为什么要舔狗?是不是压力太大了?2.这个应该是靠
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读者叙述,木子李收拾从前,我
由于不想制作损伤,不想让其他众生感触苦楚,所以戒杀、